当前位置: 详细内容

那人那桑那蚕
文章来源: 本站原创  发布时间:2021-06-12  浏览:178

——蚕桑办技术员入户指导春季养蚕侧记

  2021年3月底,一个能够实现收茧智能化、流程化、数字化的茧站操作系统正在安徽京九丝绸股份公司近20000亩优质桑园基地内搭建。省内鲜有企业这么做,不少同行投来赞许和羡慕的目光,公司的这一举动随即引发中国丝绸协会、中国茧丝绸交易网、金蚕网等多家业内权威媒体的密集报道。

  拥有稳定优质的蚕茧原料是提升丝、绸产品质量的首要条件。近年来,公司着力打造优质蚕茧基地,2020年本地生产干茧达300多吨,已满足公司原料茧需求的一半以上。这些成绩的取得,离不开蚕桑办全体员工的辛勤付出,每到养蚕收茧季,他们吃住在乡下,每天深入蚕农家中,检查蚕室,查看蚕情,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,都时刻处在工作状态。

  翻开安徽京九丝绸股份公司经理助理汪晓飞的微信朋友圈,清一色全是他的跑步记录。下班回到家后,几乎每晚他都要跑六、七公里,沿着城南柳林路往东,再顺着三清路南下一路向西。汪晓飞精心设计的这条路线,既能避开车密人多,又能减少路口红灯的等待时间。从走路健身到慢跑运动,汪晓飞花了大概两年多的时间,虽然漫长,但每一步都走的踏实稳健。在公司蚕桑基地建设的道路上更是如此,每一步的精心谋划、扎实推进,都凝聚着汪晓飞和他团队们的心血。

  5月1日,当全国人民休闲游玩,享受五一假期的时候,蚕桑办全体人员便进驻了颍上县耿棚镇蚕桑基地。接下来的几十个日夜,正是公司养蚕、收茧、烘茧的忙碌期。

  进入初夏,一场暴雨浇灭了炎热酷暑,却一点也未浇灭蚕桑办技术指导员们的工作热情。一大早,邵丽骑上摩托车赶去蚕农家中指导养蚕,路上经过一片桑园,正巧碰见村民在打桑叶。她快步上前,边示范边告诉蚕农,现在正值春蚕进入三龄期,可以从桑树的下面打三眼叶喂蚕,这样能够充分利用三眼叶的充足营养,不仅能促进桑树壮条生长,而且有利于桑园通风,减少桑叶发黄脱落。今年公司将加强桑园管理,制定奖励办法激励农户做好夏伐留拳、修剪细弱枝条、平稍除草等田间劳作,通过精细的桑园管理提高产叶量,增加蚕农亩产收益。除了技术员田间地头的示范讲解,蚕桑办还特意把激励措施录制成音频,在车顶安装高音喇叭,走街串巷地实施“入耳式”宣传。

  邵丽负责周边200多户蚕农的养蚕技术指导工作,这其中有年近八旬的蚕农小户,也有年富力强的养蚕大户。由于有些蚕农年龄大,理解接收能力弱,养蚕的技术容易发生偏差,邵丽就重点到这些农户家的蚕室查看。耿棚镇淮北村位于基地北侧,这里坐落着许庄、蒋庄、小郭庄、黄庄等数个村庄,邵丽沿着既定的巡线线路,尽量挨家挨户走访,准确了解每一位蚕农家养蚕的进度。上午她来到刘炳翠家,看到她在自家的卧室里养蚕,虽然该卧室暂未住人,但邵丽还是反复提醒刘炳翠,要建专门的小蚕共育室,定期消毒预防病害。此外,蚕进入三龄以后,需要大量进食桑叶,而且进食速度加快,此时可以把桑叶切成大片投喂。看到刘炳翠还把桑叶切成细条形状,邵丽连忙拿起一把桑叶亲自给她示范,临走时不断强调:“家中一定不能点蚊香,下地打农药回来要洗澡换衣服后再进蚕室,以防蚕中毒死亡。”每到一家,邵丽都仔细查看蚕的长势、蚕箔内蚕的疏密状况,提醒蚕农注意保温保湿,定时开窗通风,并且反复叮嘱三龄蚕投喂三眼叶的时候,一定要先拿一部分桑叶做实验,如果蚕吃后没有出现中毒现象,才可以继续大量喂食。

  汪坝村的蚕农李运强此刻正带着妻子、女儿在自家田地搭建的大棚内切割桑叶、铺塑料筛网分拣眠蚕。看到技术员孙立德到来,他热情地上前招呼,主动介绍起自己三年养蚕过程中总结的经验,为了降低桑叶消耗,本来一龄、二龄蚕喂养要加盖的塑料薄膜,在三龄蚕期仍然没有揭开。他说,气温高容易让桑叶干得快,蚕刚进入三龄,暂缓揭开薄膜的做法,能够继续保持桑叶的水分营养,这样可以节省用叶量。听到这,孙立德连忙告诫:三龄蚕要注意通风透气,不能闷着!李运强笑着点点头:“对!这一点我明白,所以我现在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抖动一下上面的薄膜,保持换气,让新鲜的空气流通。虽然多一道工序,增加一点工作量,但是这样做效果还是不错的。”李运强今年引进15张蚕种,在养蚕技术上也肯下功夫,善于实践总结,再加上妻子孩子的鼎力相助,今年春蚕长势喜人。

  孙立德去年7月刚来到蚕桑办工作,今春是他第一次以技术指导员身份独立深入农户,他负责指导的区域内,大概有百余户蚕农,以小户居多。虽然起步晚,但是孙立德勤学肯干,养蚕技术标准早已烂熟于心。当有蚕农询问三龄蚕最佳的给桑时间,他立刻准确地回答道:“每日三次,早上7:00开始,中间间隔7小时,晚上21:00投喂最后一次。”

  颍上县合心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位于耿棚镇高孙庄,和其他散户不同,他们以公司入股方式联合运作,发展了140多亩桑园,建设1个上百平方的小蚕共育室,12个养蚕大棚,至少带动当地20人就业,今年引进了100多张蚕种,是颍上县乃至整个阜阳地区的养蚕大户。徐强站在蚕箔前,仔细端详查看蚕的长势,弯腰、低头、锁眉间,把看到的问题一一指出,并督促养蚕工人立即整改。因受整体空间限制,蚕室内每垛蚕箔摆放了16层。在徐强的指导下,每个蚕箔错开摆放,保持空气畅通,而且每隔一段时间,他要求工作人员把蚕箔至上而下轮换一次,尽量让每层蚕箔内的蚕都能呼吸到新鲜空气。

  徐强多年来都奋战在养蚕一线,今年负责200多户,是指导蚕农户数最多的技术员之一,覆盖范围遍及万庄、孙庄、潘庄、金游庄等多个村落,其中服务最远的建颍乡,距离基地近15公里,走访完所有蚕农至少需要一周时间。这些年,他走过了乡间的每一条小路,庄头的每一个小道,房前屋后的每一弯小径。从哪到哪最近,从哪到哪路况最好,他都悉数知晓。

  蚕桑办的诸位成员经过多年的历练,均成长为多面能手,他们是物资保管的“仓储员”、活动组织的“协调员”、给蚕农授课的“培训员”、指导桑园栽种的“技术员”、提供养蚕技术的上门“解说员”、查看桑情蚕情的热情“巡视员”、督促蚕农消毒预防毒害的铁面“监督员”……每个人行进在村落中,就是一面流动的旗帜,把栽桑养蚕的新技术、公司的新政策带到千家万户。

  左廷建还多了两个身份——蚕桑基地的“炊事员”和“驾驶员”。每天早上5点起床,给同事们准备早餐,然后跟大家一样入户指导蚕农,中午回来顾不上休息,煮饭、洗菜、切菜、炒菜一气呵成,不一会几个快手菜:凉拌黄瓜、土豆肉丝、青椒豆干、番茄鸡蛋就做好了。食材虽然简单,但是味道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!

  左廷建做饭认真细致,到农户家看蚕指导更是不含糊。先带上眼镜,再拿出手电仔细观察,是他雷打不动的标准动作。这天他开车去距离较远的李庙村,在一户姓杨的蚕农蚕室内,他留意到这间蚕室墙壁上有大蚕结茧的痕迹,依此断定,这间蚕室以前养过大蚕。如果在小蚕室内养大蚕,即使再消毒也会增加培育小蚕的风险,所以左廷建连忙跟蚕农解释原因,嘱咐他不要再出现此类现象,一定要建设单独的小蚕共育室,专室专用,确保养蚕收益万无一失。正是一点点的细节查看和精细化的上门服务,日积月累,蚕农对技术员们产生了极度信任,这也验证了公司领导常说那句话:“公司跟蚕农5分钟的买卖关系,是365天全方位、无死角服务和感情换来的!”

  90后的李磊,是蚕农里为数不多的年轻人,栽桑养蚕已有两三年时间,他种了几十亩桑树,是公认的养蚕大户。由于收购价格可能会上涨,他正盘算着今年的蚕茧能卖到15万元的好价格。在左廷建的指导帮助下,李磊养蚕的底气很足,他准备明年继续扩大桑树种植面积。

  刘国军2000年前后进入公司,最开始做绸缎销售工作,后来在缫丝车间当过机修工,再后来加入蚕桑办,全身心投入到公司的栽桑养蚕事业中。最近,他经常来到卢有志家中,这位蚕农已经74岁高龄,前段时间因为疏漏,屋内进了老鼠,蚕室内的蚕被老鼠吃去大半。养了十多年蚕的卢老汉并未灰心,他赶紧找到刘国军,又补了半张蚕种。刘国军这次来就是来看看后补的这些蚕长势如何,每次来他都一遍遍提醒:农药桶远离蚕室,小蚕注意保暖加湿,大蚕注意通风稀放,临走时,还会帮忙仔细检查门窗缝隙是否密封牢固,防止老鼠再次侵扰。刘国军说:“老人年纪大了,养蚕技术记不住,就需要一遍一遍的讲,他们腿脚不方便,我每次去能帮忙做的就多搭把手,毕竟卢家老两口养了好多年蚕,不能辜负了对咱的信任。而且他们是低保户,通过养蚕一年两季能挣到好几千块钱,我操点心多盯着,不想让他们辛苦一季颗粒无收!”

  蚕农卢有志只是刘国军负责技术指导的230多户中的一户,今年春季经刘国军手发出去的蚕种有1200多张,这里有引进几十张的大户,也有只领一两张的小户。无论发种数量如何,刘国军都要挨家挨户查看,有时候单日行程达到100多公里,摩托车需要加满两次油才够用。

  十八里铺曹庙村的一条田间水泥路两侧,分布着不少白色大棚,这里的蚕农集中连片建设桑园、搭建养蚕大棚,已经颇具规模。李付京两口30岁上下,也看中了栽桑养蚕项目,流转土地种植桑苗,引进蚕种培育蚕苗,吃住都在蚕室。李付京还在养蚕大棚里安装了水冷空调,用于给蚕室保温保湿,喂蚕的时候还播放音乐,让蚕儿在舒缓的音乐中茁壮成长。在刘国军的耐心指导下,蚕室的每一个环节管理有序,正是细致入微的保姆式服务,让李付京坚定了高标准养蚕的信心。临走时,他还不忘跟刘国军打趣说:“今年茧价应该不错,我争取下劲养,每张蚕种斗100斤,到时请你喝酒!”

  近年来,以京九丝绸公司为主体,耿棚镇的蚕桑产业快速发展,像卢有志、李付京这样的养蚕户不在少数,他们中有利用闲置房屋养蚕的小户,也有专门栽种上百亩桑园、搭建上千平方蚕室的养蚕大户。目前,全镇有3000余亩桑园,形成了以广大蚕桑农户为依托的“公司+理事+农户”养殖模式,蚕桑经济已经成为当地农民的重要增收点。

  科学养蚕,精细化管理,保姆式上门服务,桑园管理激励办法……公司的一系列有力举措,助推了颍上县蚕桑产业的发展。在政策、资金和技术上的精准扶持下,全县规模养蚕户达2000多户,每季农民栽桑养蚕收入预计可达2800多万元。受养蚕大户的带动和影响,不但颍上耿棚镇周边已经形成一定规模的蚕桑产业,阜南县苗集镇、黄岗镇、公桥乡,颍州区三十里铺镇,颍上黄桥镇也出现了不少养蚕的农户。跟耿棚基地蚕农位置相对集中不同,这些地方位于公司西南、东南方向,跨度长达160多公里,遍及三个县市区,散布着600多个大小蚕室,1500多亩优质桑园。为了给这些蚕农提供技术指导,一到养蚕季,蚕桑办孟宪丽便奔波在路上,穿梭在乡野村道,每天行程上百公里。

  “孟老师,你帮我看看俺家的蚕眠吗?”“俺家蚕一天没吃桑叶了,咋回事?”“俺家蚕咋没有邻居家养的大?”“你赶紧看看,俺这四龄蚕有几个中毒了咋办?”在去往阜南的路上,孟宪丽不停地回复着养蚕微信群里大家提出来的问题。在这个间隙,她还要接打电话,处理养蚕季前自己负责的采购任务过程中留下的扫尾工作,外购清单、接货清点、挑货换货、催款记账等环节,不能因为养蚕季的到来戛然而止。因此,两个看似毫不相干的工作交织开展,已成为孟宪丽的工作常态,一边采购供应对抗“奸商”,一边技术指导服务蚕农,孟宪丽在这两种身份间不停切换,游刃有余。

  阜南县柴桑春天蚕桑种养场位于公桥乡阮城村,一片桑树林中矗立着白色的养蚕大棚,宽敞明亮的棚内摆放着上下两层蚕架,耳朵凑近便能听见蚕儿吃桑叶的沙沙声,中午时分,孟宪丽在养蚕大棚内逐一查看。“小蚕要火,大蚕要风,现在蚕进入四龄后,一定要注意通风。”“这里的蚕稠了,要摆稀松些。”“这块的蚕还需要提青,把眠蚕和迟眠蚕分开,能够增加产量。”她发现问题便立即要求蚕农整改。当发现地上摆放着一些中毒的蚕时,她连忙询问原因,蚕农刘学说,这是在桑园里燃放鞭炮污染了桑叶,工人采叶子下来喂蚕便中毒了。孟宪丽有些揪心地说:“那一定要注意了,鞭炮燃放会产生不少有毒气体,吃了这些被污染的桑叶,蚕就会中毒。如果你拿不准,一定要先拍视频发给我看一下!”说到这,孟宪丽还特意让刘学拿出手机,通过实际演示,告诉他怎么打开微信、如何拍摄、怎么发送。

  因为距离较远,有时候来不及立刻赶到蚕农家里,教会他们使用手机工具,这样能解决一些紧急的问题。但是,实地查看必不可少,在蚕农孙永友的家里,孟宪丽就发现了一些容易忽视的隐患。他家的蚕室旁边堆放着不少方格簇,因为蚕要爬到上面结茧,方格簇未经消毒会残留细菌,距离小蚕室太近,容易把细菌带入。见此情况,孟宪丽建议孙永友一定要把方格簇远离小蚕室堆放,如果实在没地方存放,要在上面加盖一层塑料薄膜,起到阻挡细菌优化养蚕环境的作用。

  阮城村冯民家的蚕最近一直让孟宪丽放心不下,因为冯民打了好几次电话,说家里出现了卷曲蚕,总是找不到原因。孟宪丽拿起一只卷曲的蚕仔细查看,判断出这些蚕得了脓病,这是养蚕过程中常见的主要病害之一,往往是因为蚕室消毒不彻底,病毒感染所致。对此,孟宪丽解释说,蚕病以预防为主,出现病症一般很难治愈,因此要继续加强消毒,注意蚕室卫生,用消毒水、石灰水等勤消毒,防止病情扩散,尽量把病害程度降到最低。走出蚕农冯民家,已是中午12点多,开车到附近镇上吃完饭,孟宪丽顾不上休息便马不停蹄地赶往距离阜南县城20公里开外的黄岗镇,途中还有苗集镇的蚕农们在等待着她的到来……

  时间进入五月中旬,颍淮大地上3亿多头春蚕正在茁壮成长。再过半个月,它们将吐丝结茧,绽放光华,劳累了一季的蚕农们也将迎来丰收的喜悦。面对上千户“卖茧大军”,公司在耿棚蚕桑基地正紧锣密鼓地搭建“智慧蚕桑”智能收茧系统。在即将到来的“大考”面前,蚕桑办全体人员正争分夺秒地冲在最前线。他们走过平坦的水泥路、泥泞的桑田路、坑洼的砖块路、崎岖的渣土路……无论是哪一条路,都昂首阔步在前进的道路上。汪晓飞经理会一路向前继续奔跑,他谋划着未来跑一场全程马拉松,而从公司到耿棚镇蚕桑基地的距离恰巧约是42.195公里……

顶部】 【关闭